吉光片羽背后的思想价值 简评《不必交谈的时刻

【新民网讯】互联网时代,碎片化阅读大行其道,140字的微博,叫人目不暇接,但静下心来细想,往往什么都没有留下。于是,渐渐大家把碎片化阅读和“肤浅”、“没有深度”等形容词联系在一起。但是,偶尔也有反例,比如樊小纯的这本新书《不必交谈的时刻》。每一段都是零零落落的只言片语,但不同于一般小女子的喃喃自语,吉光片羽的背后,是这个80后女生对于生死、人性、艺术、亲密关系等生命终极问题的哲学式追问。

樊小纯,1987年生人,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,曾在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担任编导,后留学美国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攻读社会纪录片硕士,2015年学成归国,继续纪录片导演和制片人的工作。知道樊小纯的人,一部分是通过2009年她出版的第一本随笔集《纯》认识她 ,这本书在豆瓣有8.2分的高分。一部分人,是因为曾经风靡网络的“三行情书”听说她,她因为两个月连续在微博更新手写版“三行情书”被网友注意。

更多的人,是因为其所创作的纪念木心的诗《借我》知道她,《借我》是樊小纯写来纪念木心的一首小诗,流传后被网友争相转载传阅,这首诗因风格很木心,在网上一度被讹传为木心所作。《借我》的广为传播,使得樊小纯在文艺青年中颇受推崇。还有一部分人了解樊小纯,是通过她的博客和微博,她的微博聚集了一批长期的固定的读者,他们喜欢看她分享的生活随笔、思辨的文字,摄影、小画,以及一些影评、读书笔记等 。

与2009年出版的《纯》不同,新书《不必交谈的时刻》里,樊小纯的思索更平和,更凝重,更开阔,更加专注于对于生活秩序与内心秩序的重建,它并不时髦,但它庞杂、耐读,是樊小纯观察记录生活的随感和在大量阅读基础上的思考。它其实主题明确:一个人如何逐渐完成自己。

很多年前,安妮宝贝在某一篇随笔里有过如是的感慨,大意是:人和人的区别就是这么出来的,当有的女孩子还在一起讨论隔壁班的男孩,或是某一条裙子、某一款化妆品时,有些女孩,已经开始考虑更深刻的东西。“瞎操心”地替樊小纯算了算年纪,今年也是“虚岁”三十整了。这个年纪的女生,单身的,大多愁着如何早日把自己嫁出去,或是想着如何再多买一个奢饰品包包;已婚已育的,大多围着丈夫和孩子转。当然不是说上面两种状态不好,只是,相比之下,樊小纯的文字,以及文字背后所透露出的,她的某种坚持和某种放弃,更值得我们这个时代所有向往独立的女性思考、借鉴——所谓“独立”,应该和年龄、情感状态无关,但一定要读看书、多四处行走、多去想想那些看上去“没什么意义”的事情。

所以,这本书,与其说是用来了解“樊小纯”是怎样一个人,倒不如说,它让每一个读者去了解自己是怎样一个人,去观照和省查自己的内心,领悟出自己想表达却表达不出的深意。这种阅读的驱力会使人回归沉寂,并于沉寂之中获得成长的力量。正如樊小纯在解读新书书名时说:“在确认一些真正的交谈以后,余下的就是不必交谈的时刻了。我们都不要害怕沉寂。”

• 在本网站刊登的所有内容,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、音频视频、美术设计、程序及多媒体等信息,未经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获得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的,必须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使用时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,并自负法律责任。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果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:新民网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• 您若对稿件处理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新民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
这里,有土生土长的本地上海人,有来自国内各地的新上海人,有不远万…[详情]

今天,万众瞩目的上海迪士尼迎来“内测”。专业“凑热闹不嫌事大”的…[详情]

在新疆克拉玛依市车流穿梭的大街上,迎面而来的一辆出租车突然奇怪地…[详情]

“安全”二字对于汽车来说是个亘古不变的话题,安全性也是绝大多数…[详情]

Leave a Reply